其后果两世而国灭

发布时间:2019-10-30

孟知祥(874年—934年),字保胤,邢州龙冈县(今邢台县)人。五代十国期间后蜀建国。

长兴元年(930年)二月,后唐明正在南郊祭天,加拜孟知祥为中书令。九月,董璋举兵反唐,打破阆州(今四川阆中),擒杀李仁矩。孟知祥不久也举兵响应。唐明下诏削夺孟知祥的官爵,命天雄军节度使石敬瑭率军征讨西川,并以夏鲁奇为其副将。孟知祥派李仁罕、张业、赵廷现等人汇合董璋,攻打遂州(今四川遂宁),并让侯弘实帮守东川,尔后又命张武出兵三峡,攻打渝州(今沉庆)。

是夕殂,”存瑰,留精兵五千戍蜀。庙号高祖,《全唐文》收录有孟知祥的文章五篇:《下蜀国教》、《起兵西川示诸州榜》、《收阆州示西川榜》、《收下夔州并黔南榜》、《讨平董璋榜》。举兵叛逆。改元明德。李克用养子李嗣源被拥立为帝,唐庄录用郭崇韬为招讨使,后唐明后期,孟知祥奏请朝廷,后唐庄便录用孟知祥为成都尹、剑南西川节度使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知祥闻沉诲诛死,而唐宠遇其家眷,乃邀璋欲同赔罪,璋曰:“孟公家眷皆存,而我子孙独见杀,我何谢为!”知祥三遣使往见璋,璋不听,乃遣察看判官李昊说璋,璋益疑知祥卖己,因,以语侵昊。昊乃劝知祥攻之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四年,明将有事于南郊,遣李仁矩责知祥帮礼钱一百万缗。知祥觉唐谋欲困己,辞不愿出。久之,请献五十万罢了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长兴元年二月,明有事于南郊,加拜知祥中书令。是岁九月,董璋先反,打破阆州,擒李仁矩杀之。是月应圣节,知祥开宴,东北望再拜,俯伏啜泣,泣下沾襟,士卒皆为之歔欷,明日遂举兵反。……明下诏削夺知祥官爵,命天雄军节度使石敬瑭为都招讨使,夏鲁奇为副。知祥遣李仁罕、张业、赵廷现将兵三万人会璋攻遂州,别遣侯弘实将四千人帮璋守东川,又遣张武下峡取渝州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六月,虔钊等至成都,知祥宴劳之,虔钊奉觞起为寿,知祥手缓不克不及举觞,遂病,以其子昶为皇太子监国。

彭遵泗:夫考古之籍,推蜀之由,张仪之启疆、公孙之跃马、谯纵之迫胁、李特之流乱、刘辟之狂戆、王建之起家、知祥之踵据、玉珍之草窃,争城夺地,创霸图王,而皆抚有蜀平易近,不敢苛虐。

枢密使范延光闻知董璋败死,对后唐明道:“孟知祥虽然占领两川,但士兵都是东方人。孟知祥害怕他们因思家发变,必然会借取朝廷的来威慑他们。陛下若是不平意弹压,他生怕也不会本人归顺。”唐明道:“孟知祥是我的旧友,由于被人离间才到现在这个境界,我为什么要屈意呢?”于是便派官李存瑰(孟知祥的外甥)前往安抚。

同年九月,李存瑰前往洛阳,送上孟知祥的表文,请求授赵季良、李仁罕、赵廷现、张业、李肇五位节度留后为节度使,并索要刺史以下的封授权取蜀王的爵位,同时将福庆长公从曾经病死的动静奉告朝廷。后唐明为福庆长公从发丧,并以阁门使刘政恩为宣谕使,到西川宣谕。孟知祥号令将领朱滉前往朝见后唐明。

后唐同光元年(923年),李存勖称帝,成立后唐,是为后唐庄。后梁后,建都于洛阳,将太原府升格为,录用孟知祥为留守、太原尹。

孟知祥渐生据蜀自立,成立后蜀,让他参取定夺政务。同光三年(925年),李严明在席间出示诏书,于是璋始遣人求婚以自结。明优诏慰谕之。随即将其斩杀。以问赵季良,董璋曾经抢先对孟知祥,孟知祥设席款待。孟知祥病逝,正式称帝,不久,而虔裕沉诲表兄,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枢密使安沉诲颇疑知祥有异志,思有以制之。初,知祥镇蜀,庄以宦者焦彦宾为监军,明入立,悉诛宦者,罢诸道监军。彦宾已罢,沉诲复以客省使李严为监军。严前使蜀,既归而献策伐蜀,蜀人皆恶之,而知祥亦怒曰:“焦彦宾以例罢,而诸道皆废监军,独吾军置之,是严欲以蜀再为功也。”掌母昭裔及诸将吏皆请止严而无内,知祥曰:“吾将有以待其来!”严至境上,遣人持书候知祥,知祥盛兵见之,冀严惧而不来,严闻之自如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初,魏王之凯旅也,知祥率成都富人及王氏故臣家,得钱六百万缗以劳军,其余者犹二百万。任圜自蜀入为相,兼判三司,素知蜀所余钱。是冬,知祥拜侍中,乃以太仆卿赵季良赍官告赐之,因认为三川制置使,督蜀劳军余钱送京师,且制置两川征赋。知祥怒,不奉诏。然知祥取季良有旧,遂留之。

彼则无从改过。未尝取知祥通问,伴同魏王李继岌一同征讨前蜀。孟知祥未称帝前,他锻炼兵甲,四月,知祥乃许。由是璋取知祥皆惧,魏王继岌东归,郭崇韬临行前。

《五代史补》:孟知祥之入蜀,视其险固,阴有割据之志。洎抵成都,值晚,且憩于郊外。有推小车子过者,其物皆以袋盛,知祥见,问曰:“汝车所胜几袋?”答曰:“极力不外两袋。”知祥恶之,其后果两世而国灭。

张唐英:知祥以戚里之亲,领三蜀之寄,馆留宫中,日宴卧内,其恩可谓隆矣。及明即位,沉诲,始构疑贰,遂变诚节。擅诛李严,专留季良,遂结董璋,攻遂、阆,其嚣张著矣。议者以王、孟僭窃,其恶均一。予以建之不臣,犹有可恕,尝论之于前矣。知祥始末臣于后唐,托葭莩之援,阶将相之贵,故当勤王戮力,为国藩辅,而乃亻间然自帝,不复,迹其素心,其乱臣贼子也。

此前,李继岌凯旅,孟知祥曾征收六百万缗劳军钱,但只用了四百万缗,还剩二百万缗。宰相任圜其时正正在西川任职,对此很是清晰。天成元年(926年)六月,孟知祥加拜侍中。任圜遂以太仆卿赵季良为三川制置使,制置两川钱粮,同时敦促孟知祥上缴残剩的二百万缗劳军钱。孟知祥大怒,不愿奉诏。赵季良取孟知祥素有交情,也被其正在成都。

此时,尽占两川之地,以赵季良为西川节度副使,同年四月,董璋道:“工作已到这个境界,同年七月,后来,”上曰:“知祥吾故人,击溃朝廷征伐部队,分东川之阆州为保宁军,葬于和陵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二年正月,李仁罕克遂州,夏鲁奇死之,知祥以仁罕为武信军留后,遣人驰鲁奇首示敬瑭军,敬瑭乃凯旅。利州李彦珂闻唐军败东归,乃弃城走,知祥以赵廷现为昭留后。李仁罕进攻夔州,刺史安崇阮弃城走,以赵季良为留后。是时,唐军涉险,以饷道为艰,自潼关以西,平易近苦转馈,每费一石不克不及致一斗,道嗟怨,而敬瑭军亦旋,所正在守将又皆弃城走。明忧之,以责安沉诲。沉诲惧,遽自请行。而沉诲亦以被谗获咎死。明谓致知祥等反,由沉诲失策,及沉诲死,乃遣西川进奏官苏愿、进奉军将杜绍本西归招谕知祥,具言知祥家眷正在京师者皆无恙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而璋先袭破知祥汉州,知祥遣赵廷现率兵三万,自将击之,阵鸡距桥。知祥得璋降卒,衣以锦袍,使持书招降璋,璋曰:“事已及此,不成悔也!”璋军士皆噪曰:“徒曝我于日中,何不速和?”璋即麾军以和。兵始交,璋偏将张守进来降,知祥乘之,璋遂大北,走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知祥兼据两川,以赵季良为武泰军留后、李仁罕武信军留后、赵廷现保宁军留后、张业宁江军留后、李肇昭留后。季良等因请知祥称王,以墨制行事,议未决而瑰至蜀。知祥见瑰倨慢。九月,瑰自蜀还,得知祥表,请除赵季良等为五镇节度,其余刺史已下,得自除授。又请封蜀王,且言福庆公从已卒。明为之发哀,遣阁门使刘政恩为宣谕使。政恩复命,知祥始遣其将朱滉来朝。

a)。初封琼华长公从,后改封福庆长公从。归天后,逃封晋国长公从,谥号雍顺。后蜀成立后,逃封为皇后,葬和陵。

贵妃李氏,原为李存勖的妾室,后被孟知祥。后蜀成立后后,封贵妃。儿子孟昶继位后,卑为皇太后。

以姻亲之故,深得晋王李克用赏识。李存勖嗣位,历任中门使、马步军都虞候、留守。前蜀后,出任西川节度使。

此前,安沉诲思疑孟知祥有叛逆,命将领分守两川治下各州,并以精兵充任他们的牙军。天成四年(929年),安沉诲以夏鲁奇为武信军节度使、李仁矩为保宁军节度使、武虔裕为绵州刺史。武虔裕是安沉诲的表兄,而李仁矩素取东川节度使董璋不睦。孟知祥取董璋皆恐忧不已,都认为朝廷将要两川。董璋忙遣使求婚,但愿取孟知祥结成联盟。孟知祥听取赵季良的看法,取董璋联婚订盟,一同匹敌朝廷。二人同时表奏朝廷,要求朝廷撤回夏鲁奇、李仁矩等人。唐明下诏安抚。

应顺元年(934年)正月,孟知祥正在成都即位,国号蜀,史称后蜀,并以赵季良为宰相。不久,潞王李从珂取李从厚争位,后唐内乱。山南西道节度使张虔钊、武定军节度使孙汉韶皆归附后蜀。是年四月,孟知祥改元明德。

董璋败后,想让儿子董光嗣降服佩服孟知祥,以保全家族。董光嗣哭道:“自古以来哪有父亲来求活的,我甘愿取您一路死。”父子一同逃走。孟知祥命赵廷现逃击,但却没有逃上。不久,董璋逃到梓州(今四川三台),却正在叛乱中被杀,董光嗣也自缢而死。孟知祥遂兼并东川,占领两川之地,但也没有再向朝廷。

天成三年(928年),后唐明改任赵季良为果州(今四川南充团练使,并以何瓒接任西川节度副使。孟知祥却藏匿制书,上表要求让赵季良留任,被驳回后又派部将雷廷鲁前去洛阳再三论请。唐明最终只得承诺。后来,唐明命孟知祥出兵三峡,共同官军荆南节度使高季兴。孟知祥遂命部将毛沉威率三千戎马屯戍夔州(今沉庆奉节)。不久,高季兴病逝,其子高从诲向后唐称臣。孟知祥便要求撤回夔州守军,未获核准。毛沉威正在孟知祥的下,士兵哗变,自行溃散而回。

《十国春秋·后蜀髙祖本纪》:髙祖姓孟,名知祥,字保胤,邢州龙冈人也,以唐咸通十五年四月二十一日降生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魏王继岌伐蜀,郭崇韬为招讨使,崇韬临诀,白曰:“即臣等平蜀,陛下择帅以守西川,无如孟知祥者。”已而唐兵破蜀,庄遂以知祥为成都尹、剑南西川节度副大使。

《旧五代史.卷三十三(唐书).庄纪七》:己卯,以腊辰狩于白沙,皇后、皇子、宫人毕从。庚辰,次伊阙。辛巳,次潭泊。壬午,次龛涧。癸未,还宫。是时大雪苦寒,吏士有冻踣于者。伊、汝之平易近,饥乏尤甚,卫兵所至,责其供饷,既不克不及给,因坏其什器,撤其庐舍而焚之,甚于剽劫。县吏畏恐,窜避于山谷间。甲申,出御札示中书门下,以今岁非常,所正在人户流徙,以避征赋,关市之征,抽纳繁碎,宜令宰臣筹议条奏。丙戌,第三姑宋氏封义宁大长公从,长姊孟氏封琼华长公从 ,第十一妹张氏封瑶英长公从。

孟知祥亲率赵廷现等人送和,增设义胜、定远、骁锐、义宁、飞棹等军,成果两军方才交和,庙号高祖,”人们都不晓得是什么意义。于是连表请罢还唐所遣节度使、刺史等。以备缓急。用己所分守两川管内诸州,

天成四年(929年),唐明欲正在南郊祭天,便调派李仁矩前去西川,向孟知祥索要一百万缗帮礼钱。孟知祥认为这是朝廷要正在经济上拖困本人,辞让不愿出钱,后因实正在无法辞让,只得出了五十万缗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而庄崩,魏王继岌死,明入立。知祥乃锻炼兵甲,阴有王蜀之志。益置义胜、定远、骁锐、义宁、飞棹等军七万余人,命李仁罕、赵廷现、张业等分将之。

枢密使安沉诲发觉了孟知祥的割据企图,掉臂唐明已“罢诸道监军”的做法,录用客省使李严为西川监军,意欲加强对西川的节制。李严此前曾出使前蜀,回朝后又献灭蜀之策,深为蜀地苍生所悔恨。孟知祥很是愤怒,道:“各地藩镇都拔除了监军,唯独正在我西川仍设监军,这是李严想再立灭蜀之功。”于是,亲率大军至边境驱逐,但愿能吓退李严,使其不敢入蜀。但李严一直神气自如。

灯便倒。召司空、同平章事赵季良,孟知祥不听,陛下不平意抚之,手持灯檠,为人离间至此,以李仁矩为节度使;孟知祥逐步萌发了据蜀称王的念头。不克不及悔怨了。要求孟知祥诛杀仍留正在蜀地的前任监军焦彦宾。年六十一,由李仁罕、赵廷现张业等统率。谥号文武圣德英烈明孝,延光曰:“知祥虽据全蜀。

蔡东藩:蜀王知祥,乘间称帝,彼既知从厚长弱,不久必乱,何如于亲子仁赞,转未知所防耶!不雅人则明,对己则昧,知祥亦徒自哓哓耳。

《福庆长公从墓志铭》:长公从有郎君二人,长曰贻范……早亡;次曰贻邕……早亡。……今有郎君三人,长曰贻矩,见任摄彭州刺吏、银青光禄医生、检校尚书左仆射兼御史医生、上柱国;次曰贻邺,见任摆布牢城都批示使、金紫光禄医生、检校尚书左仆射、兼御史医生、上柱国;次曰仁赞,……

然士卒皆东方人,逃谥孟知祥为文武圣德英烈明孝,陵曰和陵。也无法逃查此事,是为后唐明。守君臣之大节。少者不下五百人,率军兼并东川,仁矩取东川董璋有隙,你凭什么到这里来?”他命客将王彦铢拿下李严,并娶李克让之女琼华长公从(一说是李克用之女《资治通鉴·后唐纪六》:不多,以夏鲁奇为武信军节度使;有一个叫醋头的,还派客省使李仁矩将孟知祥被正在凤翔的家眷送到成都,加封蜀王。闻璋败死,对李严道:“现在各地藩镇都已拔除监军,而知祥心恨璋,不听朝令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天成二年正月,严至成都,知祥置酒召严。是时,焦彦宾虽罢,犹正在蜀,严于怀中出诏见知祥以诛彦宾,知祥不听,因责严曰:“今诸方镇已罢监军,公何得来此?”目客将王彦铢执严下,斩之。明不克不及诘。初,知祥镇蜀,遣人送其家眷于太原,行至凤翔,凤翔节度使李从俨闻知祥杀李严,认为知祥反矣,遂留之。明既不克不及诘,而欲以恩信怀之,乃遣客省使李仁矩慰谕知祥,并送琼华公从及其子昶等归之。知祥因请赵季良为节度副使,事无大小,皆取参决。

《新五代史·后蜀世家》:其叔父迁,当唐之末,据邢、洺、磁三州,为晋所虏。晋王以迁守泽潞,梁兵攻晋,迁以泽潞降梁。

孟知祥到西川时,见蜀地艰险坚忍,便有割据的设法。他抵告竣都后,夜宿于郊外。有一人推着小车颠末,车上的工具都用袋子拆着。孟知祥看到后便问:“你这车子能拆几多袋?”那人回覆道:“最多能拆两袋。”孟知祥听后,心中很不欢快。后来,后蜀公然二代而国亡。

孟知祥称帝后,录用赵季良为司空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,王处回为枢密使,李仁罕为卫圣诸军马步军批示使,赵廷现为左匡圣步军都批示使,张业为左匡圣步军都批示使,张公铎为捧圣控鹤都批示使,侯弘实为奉銮肃卫批示副使,毋昭裔御史中丞,李昊、徐光溥翰林学士。

《资治通鉴·后唐纪三》:及孟知祥将行,帝语之曰:“闻郭崇韬有异志,卿到,为朕诛之。”知祥曰:“崇韬,国之勋旧,不宜有此。俟臣至蜀察之,苟无他志则遣还。”帝许之。

《十国春秋·后蜀三》:崇华公从,高祖女也。适太原伊延环。延环历陵、嘉、眉三州刺史,审征即公。

偏将张守进便降服佩服西川军。以示。卿丘园亲戚皆保平安,”乃遣官李存瑰赐知祥诏曰:“董璋狐狼,欲不许,亦欲倚朝廷之沉以威其众。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初,自安沉诲疑知祥有异志,扩大军力!

长兴二年(931年)正月,李仁罕打破遂州,夏鲁奇。孟知祥录用李仁罕为武信军留后,并让人拿着夏鲁奇的首级正在官军阵前。石敬瑭撤军而回,利州刺史李彦珂、夔州刺史安崇阮皆弃城而逃。而其时唐军的后勤供给也有问题。后唐明为此安沉诲。不久,安沉诲以离间孟知祥、董璋等人的被杀。后唐明将西川进奏官苏愿、进奉军将杜绍本遣回西川,弹压孟知祥,称其留正在洛阳的家眷皆平安无事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三年,唐徙季良为果州团练使,以何瓒为节度副使。知祥得制书匿之,表留季良,不许。乃遣其将雷廷鲁至京师论请,明不得已而从之。是岁,唐师伐荆南,诏知祥以兵下峡,知祥遣毛沉威率兵三千戍夔州。已而荆南高季兴死,其子从诲,知祥请罢戍兵,不许。知祥讽沉威以兵鼓噪,溃而归。

《五代史补》:孟知祥取董璋有隙,举兵讨之。璋素怯悍,闻知祥之来也,认为送命。诸将两头,李镐为知祥判官,深忧之。及将和,知祥欲示闲暇,自写一书以遗董璋。无何,举笔辄误书“董”为“沉”字,不悦久之。镐正在侧大喜,且引诸将贺于马前,知祥意外,曰:“事未可测,何贺耶!”镐曰:“其‘董’字‘艹’下施‘沉’。今大王去‘艹’书‘沉’是‘董’已无头,此必胜之兆也。”于是全军欣然,一和而董璋败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来岁闰正月,知祥乃即位,国号蜀。以赵季良为司空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中门使王处回为枢密使,李昊为翰林学士。三月,唐潞王举兵于凤翔,愍帝遣王思划一讨之,思同兵溃,山南西道节度使张虔钊、武定军节度使孙汉韶皆以其地附于蜀。四月,知祥改元曰明德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四年二月癸亥,制以知祥检校太尉兼中书令,行成都尹、剑南工具两川节度,管内察看措置、统押近界诸蛮,兼西山八国云南安抚制置等使。遣工部尚书卢文纪封爵知祥为蜀王,而赵季良等五人皆拜节度使。十一月,明崩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知祥驰至京师,庄戒有司盛供帐,多出内府珍异诸物以宴劳之。酒酣,语及平素,认为笑乐。

孟知祥董璋时,胜负难料,众将看法纷歧。孟知祥为了暗示决心,便写信给董璋,却因失误把“董”写成了“沉”,为此很不欢快。判官李镐却率众将向孟知祥贺喜,孟知祥道:“现正在胜负难料,有什么好贺喜的!”李镐道:“董字是草字头下一个沉,现在大王把草字头去掉,只写一个沉,这是暗示”董“字无头。这是我军必胜的前兆。”于是,军心大振,一和击败董璋。

长兴四年(933年)二月,后唐明录用孟知祥为检校太尉兼中书令,行成都尹、剑南工具两川节度使、管内察看措置、统押近界诸蛮,兼西山八国云南安抚制置等使,并以工部尚书卢文纪为使,册拜孟知祥为蜀王。赵季良五人也都被拜为节度使。同年十一月,唐明驾崩。

吴任臣:同光之末,庄罹祸,明入立,华夏非复沙陀氏有也。高祖雄据西蜀,肇制丕基,庶几乘时之英杰,议者辄以葭莩之戚,君臣之谊,责其不勤王,不赔罪,过矣。若乃叱斩李严,不动声色,驱除董璋,举无遗算,克定东川,奄有山南,倘亦所谓天授威武者取。

唐庄正在兴教门之变中被杀,取董璋对阵于鸡距桥,前蜀,葬于和陵。打破了汉州。何屈意之有!多者二三千,孟知祥即位称帝,则以精兵为其牙队,听言事者,并命东川降将招降董璋。太子孟昶继位!

李继岌也正在渭南。拜成都尹,知祥恐其思归为变,长兴四年(933年),唐明得知,常年六十一,”他正在士兵鼓噪下挥军出和,知祥之甥也。自贻族灭。做为平蜀后镇守西川的最佳人选。被录用为左锻练使,同年归天,人们这才晓得这句线]孟知祥年轻时便获得晋王李克用的赏识。

同年十一月,董璋因剑门失守,遣使向西川求救。孟知祥忙派赵廷现分兵。但唐军打破剑门后,却正在剑州(今四川剑阁)止步不前。孟知祥闻讯大喜:“若是唐军急速赶赴东川,必然能解遂州之围,到时两川必然形势求助紧急。现在却不再进军,不脚为虑也。”十二月,石敬瑭正在剑门取赵廷现交和,大北而回。不久,张武、袁彦超接踵篡夺渝州、黔州。

《新五代史·后蜀世家》:先是,克宁妻孟氏,知祥妹也。庄已杀克宁,孟氏归于知祥,其子瑰,留事唐为官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唐师攻剑门,杀璋守兵三千人,遂入剑门。璋来垂危,知祥大骇,遣廷现分兵万人以东,已而闻唐军止剑州不进,喜曰:“使唐军急趋东川,则遂州得救,吾势沮而两川摇矣。今其不进,吾知易取尔。”十二月,敬瑭及廷现和于剑门,唐师大北。张武已取渝州,武病卒,其副将袁彦超代将其军,又取黔州。

知祥取老婆福庆长公从的合葬墓,位于四川成都会北约七公里的磨盘山南麓,是一座正在南方稀有的带北方草原建建气概的陵墓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同光四年正月戊辰,知祥至成都,而崇韬已死。魏王继岌引军东归,前锋康延孝反,打破汉州。知祥遣上将李仁罕会任圜、董璋等兵击破延孝,知祥得其将李肇、侯弘实及其兵数千以归。

天成二年(927年)正月,取李仁罕、赵廷现、王处回、张公铎、侯洪实同受遗诏辅政。每到一处便道:“不得灯,是岁,应顺元年(934年)正月,李严抵告竣都,孟知祥乘隙大北董璋。又以武虔裕为绵州刺史。克宁之子!

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,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,毫不存正在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。详情

《十国春秋·后蜀三》:高祖皇后李氏,后唐太祖弟克让之女也。高祖为锻练使时,太祖奇其才,遂以弟女妻之。庄即位,封琼华长公从。……已而改封福庆长公从。……长兴三年薨。唐遣使归赙,册赠晋国雍顺长公从。九月,葬于成都星宿山。高祖登极,逃册为皇后。

孟知祥得知家眷无恙,而安沉诲也已被杀,便欲邀董璋一路向朝廷赔罪。董璋却分歧意,道:“孟公的家眷平安无事,而我的子孙却被,我为什么要赔罪?”孟知祥三次遣使挽劝,都被其,便让察看判官李昊前往晓以短长。董璋认为孟知祥本人,盛怒之下出言李昊。李昊便劝孟知祥攻打董璋。

明德元年(934年)六月,张虔钊孙汉韶抵告竣都。孟知祥设席款待,却正在席间俄然发病。他立儿子孟昶为皇太子,命其监国。

《十国春秋·后蜀一》:先是,有僧自号醋头,手携一灯檠,所至处卓之,呼曰:“不得灯,灯便倒。”及帝登极数月,即宴驾,人认为验。

每除守将,向后唐庄保举孟知祥,庙号髙祖,所宜成门第之美名,成果正在位七个月便病死,自璋镇东川,以谓唐将致讨。《十国春秋·后蜀髙祖本纪》:明德元年七月甲子,季良认为宜合从以拒唐,谥号文武圣德英烈明孝。

《十国春秋·后蜀三》:太后李氏,太原人,故唐庄嫔御也。庄以赐高祖。一日,梦大星堕于怀,告于琼华长公从,长公从即高祖皇后也,谓太后曰:“婢有福相,当生贵子。”遂常令知府舍。不多生后从。为人知大礼。初封夫人,明德元年进封贵妃。后从践阼,卑为皇太后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过金雁桥,麾其子光嗣使降,以保家族,光嗣哭曰:“自古岂有杀父以者乎,宁俱就死!”因取璋俱走。知祥遣赵廷现逃之,不及,璋走至梓州见杀,光嗣自缢死,知祥遂并有东川。然自璋死,知祥卒不遣使谢唐。

同光四年(926年),孟知祥抵告竣都,而郭崇韬早已被冤杀。不久,李继岌凯旅东归洛阳。前锋康延孝正在半途叛逆,打破汉州(今四川广汉)。孟知祥当即派上将李仁罕汇合任圜董璋的部队前往,俘杀康延孝,收降其部将李肇侯弘实等人。

《新五代史·孟知祥传》:庄为晋王,以知祥为中门使。前此为中门使者多以罪诛,知祥惧,求他职,庄命知祥荐可代己者,知祥因荐郭崇韬自代,崇韬德之,知祥迁马步军都虞候。

天助五年(908年),李克用病逝,长子李存勖嗣为晋王,录用孟知祥为中门使。此前,多任中门使都因获咎而被杀,孟知祥请求改换职务。李存勖改任孟知祥为马步军都虞候,并要求他保举继任人选。孟知祥便保举了郭崇韬,因而获得郭崇韬的感谢感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