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晋高祖石敬瑭皇后)

发布时间:2019-07-18

  晋室皇太后新妇李氏妾言:泽、傅住儿等至,伏蒙阿翁降书安抚者。妾伏念先顷正在并、汾,适逢屯难,危同累卵,急若倒悬,智怯俱穷,旦夕不保。阿翁发自冀北,亲抵河东,跋履山水,跨越。立平巨孽,遂定华夏,救石氏之覆亡,立晋朝之。倒霉先帝厌代,嗣子承祧,不克不及继好息平易近,而反亏恩辜义。干戈屡动,驷马难逃,戚实自贻,咎将谁执!今穹旻,中外携离,大将牵羊,六师解甲。妾举负衅,视景偷生,惶惑之中,抚问斯至,明宣恩旨,典示含容,慰谕打发,神爽飞越。岂谓已垂之命,忽蒙更生之恩,省躬,九死未报。今遣孙男延煦、延宝,奉表,陈谢以闻。

  :高祖皇后李氏,唐明第三女。天成三年四月,封永宁公从;长兴四年九月,进封魏国公从;清泰二年九月,改封晋国长公从;至天福六年十一月,卑为皇后;七年六月,卑为皇太后。开运四年三月,取少帝同迁于契丹黄龙府。汉乾祐三年八月二十五日,崩于蕃中之建州。

  旋属天降鞠凶,先君即世,臣遵承遗旨,篡绍前基。谅闇之初,荒丢失次,凡有军国沉事,皆委将相大臣。至于擅继祧,既非廪命;轻发文字,辄敢抗卑。自启衅端,果贻赫怒,祸至神惑,运尽天亡。十万师徒,望风束手;亿兆黎庶,延颈归心。臣负义包羞,忍耻,自贻,上累祖,偷度朝昏,苟存视息。翁若惠顾畴昔,稍霁雷霆,未赐灵诛,不停先祀,则合家荷更生之德,一门衔无报之恩,虽所愿焉,非敢望也。臣取太后、妻冯氏于郊外面缚俟罪次。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,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,毫不存正在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。详情

  云:会同十一年正初一,出帝、太后送辽帝于封丘门外,帝辞不见,馆于封禅寺,遣其将崔廷勋以兵守之。是时雨雪连旬,外无供亿,上下冻馁。太后使人谓寺僧曰:“吾尝于此饭僧数万,今日岂不相悯耶?”僧辞以辽帝之意难测,不敢献食。少帝阴祈守者,乃稍得食。辽降少帝为光禄医生,检校太尉,封负义侯,迁于黄龙府,即慕容氏和龙城也。帝使人谓太后曰:“吾闻尔子沉贵,不从母教而至于此,可求自便,勿取俱行。”太后答曰:“沉贵事妾甚谨,所失者违先君之志,绝两国之欢。然沉贵此去,幸蒙大惠,保家,母不随子,欲何所归?”于是太后取冯氏、皇弟沉睿。子延煦延宝,举族从晋侯而北。天禄元年四月,帝至辽阳,晋侯白衣纱帽取太后、皇后上谒于帐中。蒲月,帝上陉,取晋侯所从宦者十五人、工具班十五人及皇子延煦而去。八月,帝下陉,太后自驰至霸州谒帝,求于汉儿城侧赐地耕牧认为生。许之。帝以太后自行十余日,遣取延煦俱还辽阳。二年,徙晋侯、太后于建州。三年秋八月,晋李太后病,无医药,仰天号泣,戟手骂杜沉威李守贞曰:“吾死不置汝。”病亟,谓晋侯曰:“吾死,焚其骨送范阳,无使吾为边地鬼也。”

  李皇后(896-950年),后晋高祖石敬瑭的皇后,后唐明李嗣源第三女,皇后曹氏所出。后嫁于河东,她伶俐能干,温良仁厚,数次成为均衡各方关系的主要人物,是石敬瑭的贤内帮。后唐天成三年(928年)四月,封为永宁公从;长兴四年(933年)九月,进封魏国公从;清泰二年(935年)九月,末帝李从珂改封魏国公从为晋国长公从。

  四年正月丁亥朔,德光入京师,帝取太后轿子至郊外,德光不见,馆于封禅寺,遣其将崔延勋以兵守之。是时雨雪寒冻,皆苦饥。太后使人谓寺僧曰:“吾尝于此饭僧数万,今日岂不相悯邪?”寺僧辞以虏意难测,不敢献食。帝阴祈守者,乃稍得食。

  开运三年十二月,耶律德光已降晋兵,遣泽先犯京师,以书遗太后,具道已降晋军,且曰:“吾有梳头妮子窃一药囊以奔于晋,今皆正在否?吾和阳城时,亡奚车一乘,正在否?”又问契丹先为晋获者及景延广、桑维翰等所正在。太后取帝闻彦泽至,欲,嬖臣薛超劝止之。及得德光所取书,乃灭火,出上苑中。帝召当曲学士范质,谓曰:“杜郎一何相负!昔先帝起太原时,欲择一子留守,谋之北朝,以属我,我素认为其所知,卿为我草奏具言之,庶几活我子母。”质为帝草降表曰:

  是岁六月,契丹国母徙帝、太后于怀密州,州去黄龙府西北一千五百里。行过辽阳二百里,而国母为永康王所囚,永康王遣帝、太后还止辽阳,稍供给之。来岁四月,永康王至辽阳,帝白衣纱帽,取太后、皇后诣帐中上谒,永康王止帝以常服见。帝伏地雨泣,自陈过咎。永康王使人扶起之,取坐,喝酒吹打。而永康王帐下伶人、从官,瞥见故从,皆泣下,悲不自胜,争以衣服药饵为遗。

  来岁三月,太后寝疾,无医药,常仰天而泣,南望戟手骂杜沉威李守贞等曰:“使死者则已,若其有知,不赦尔于地下!”八月疾亟,谓帝曰:“我死,焚其骨送范阳,无使我为虏地鬼也!”遂卒。帝取皇后、宫人、宦者、工具班,皆被发徙跣,扶舁其柩至赐地,焚其骨,穿地而葬焉。

  李太后年事已高,加上、迁移等连续串冲击,没几年时间身体便垮了下来。后汉乾祐三年,李太患沉痾,因为没有得不到药物救治,只能静待死神的到临。李氏回忆起过往的各种,常常仰天啜泣,悲愤至极的时候便会晤朝南方,戟手大骂降服佩服的杜沉威。

  自幽州行十余日,过平州,出榆关,行砂碛中,饥不得食,遣宫女、从官,采木实、野蔬而食。又行七八日,至,虏人迫帝取太后拜阿保机画像。帝不堪其辱,泣而呼曰:“薛超误我,不令我死!”又行五六日,过海北州,至东丹王墓,遣延煦拜之。又行十余日,渡辽水,至渤海国铁州。又行七八日,过南海府,遂至黄龙府。

  载皇太后降表云:“晋室皇太后媳妇李氏妾言:泽、富珠哩等至,伏蒙阿翁降书安抚者。妾伏念先顷正在并、汾,适逢屯难,危同累卵,急若倒悬,智怯俱穷,旦夕不保。阿翁发自冀北,亲抵河东,跋履山水,跨越,立平巨孽,遂定华夏。救石氏之覆亡,立晋朝之。倒霉先帝厌代,嗣子承祧,不克不及继好息平易近,而反亏恩辜义,干戈屡动,驷马难逃,戚实自贻,咎将谁执。今穹旻,中外携离,大将牵羊,六师解甲。妾举负衅,视景偷生。惶惑之中,抚问斯至,明宣恩旨,曲赐含容,慰谕打发,神爽飞越。岂谓已垂之命,忽蒙更生之恩,省躬,九死未报。今遣孙男延煦、延宝奉表,陈谢以闻。”

  蒲月,永康王上陉,取帝所从行宦者十五人、工具班十五人及皇子延煦而去。永康王妻兄禅奴爱帝小女,求之,帝辞以尚长。永康王驰一骑取之,以赐禅奴。陉,虏地,尤高凉,虏人常以蒲月上陉避暑,八月下陉。至八月,永康王下陉,太后自驰至霸州见永康王,求于汉儿城侧赐地种牧认为生。永康王以太后自从,行十余日,遣取延煦俱还辽阳。

  高祖皇后李氏,唐明女也。后初号永宁公从,清泰二年封魏国长公从。自废帝立,常疑高祖必反。三年,公从自太原入朝千春节,辞归,留之不得,废帝醉,语公从曰:“尔归何速,欲取石郎反邪?”既醒,摆布告之,废帝大悔。公从归,以语高祖,高祖由是益不自安。高祖即位,公从当为皇后。天福二年三月,有司言:“皇太妃卑号已正,请上宝册。”太妃,高祖庶母刘氏也。高祖以庙未立,谦抑未皇。七年夏蒲月,高祖已病,乃诏卑太妃为皇太后,然卒不奉册而高祖崩,故后讫高祖世亦无册命。出帝天福八年七月,册卑皇后为皇太后。太后为人强敏,高祖常严惮之。出帝冯皇后用事,太后数训戒之,出帝不从,乃及于败。

  辛卯,德光降帝为光禄医生、检校太尉,封“负义侯”,迁于黄龙府。德光使人谓太后曰:“吾闻沉贵不从母教而至于此,可求自便,勿取俱行。”太后答曰:“沉贵事妾甚谨。所失者,违先君之志,绝两国之欢。然沉贵此去,幸蒙大惠,全生保家,母不随子,欲何所归!”于是太后取冯皇后、皇弟沉睿、皇子延煦、延宝等举族从帝而北,以宫女五十、宦者三十、工具班五十、医官一、控鹤官四、御厨七、茶酒司三、仪鸾司三、六军士二十人从,卫以马队三百。所经州县,皆故晋将吏,有所供馈,不得通。傍长者,争持羊酒为献,卫兵推隔不使见帝,皆涕零而去。

  孙男臣沉贵言:顷者唐运了结,华夏失驭,数穷否极,天缺地倾。先人有田一成,有众一旅,兵连祸结,力屈势孤。翁救患摧刚,兴利除害,躬擐甲胃,深切寇场。犯露蒙霜,度雁门之险;驰风击电,行中冀之诛。黄钺一麾,全国大定,势凌,义感神明。功成不居,遂兴晋祚,则翁有大制于石氏也。

  天福元年(936年),石敬瑭称帝,有司请立皇后,石敬瑭以庙未立,没有同意。天福六年(941年)十一月,卑为皇后;次年,石敬瑭病故,其侄石沉贵即位,六月,卑李皇后皇太后。开运三年(946年),契丹南下,后晋。次年三月,李氏取少帝石沉贵一路被辽太迁于。后汉乾祐二年(949年)二月,改迁建州(今辽宁营口),李太后、石沉贵冯皇后正在那里耕田。乾祐三年(950年)三月,太后抱病,无医药,常仰天而泣,南望戟手大骂误国的杜沉威李守贞:“使死者则已,若其有知,不赦尔于地下!”同年八月廿五,正在建州归天,年五十五岁。临死对石沉贵说:“我死,焚其骨送范阳,无使我为虏地鬼也!”

  来岁乃汉乾祐二年,其二月,徙帝、太后于建州。自辽阳东南行千二百里至建州,节度使赵延晖避正寝以馆之。去建州数十里外得地五十余顷,帝遣从行者耕而食之。

  李皇后(896-950年),的皇后,第三女,皇后曹氏所出。后嫁于河东,她伶俐能干,温良仁厚,数次成为均衡各方关系的主要人物,是石敬瑭的贤内帮。后唐天成三年(928年)四月,封为永宁公从;长兴四年(933年)九月,进封魏国公从;清泰二年(935年)九月,末帝李从珂改封魏国公从为晋国长公从。